豪彩娱乐网-滨江集团有点烦:首次进军深圳却收回大笔坏账 又遭深交所问询

  原标题:首次进军深圳却收回大笔坏账,又遭深交所问询,滨江集团最近“有点烦”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黄琼 李未来 深圳报道

  扎根杭州的滨江房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244.SZ,以下简称“滨江集团”)首次进军深圳,却遭遇“水土不服”。2020年6月8日,滨江集团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年报问询函。问询函直指滨江集团向安远控股公司出借的资金11.6亿元,要求其针对拆借款增加、经营性现金流是否好转及深圳旧改项目的坏账计提等问题作出解释。

  2016年,滨江集团选择了深圳,为更加便利地在深圳获取土地资源,搭上了深圳本土房企安远控股这辆“快车”。同年8月,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合资成立开发公司深圳滨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滨安”),欲共同开发深圳龙华区安丰工业区旧改项目。

  2016年11月28日,滨江集团同意以8.6亿元收购《光大信托-安远集团单一资金信托》项下信托受益权,并另行向安远控股提供一笔3亿元的资金支持。合计给安远控股提供的11.6亿元融资支持,可全部直接转为滨江集团应承担的项目地价的一部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2017年深圳旧改政策变化,导致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合作的旧改项目无法按照正常计划进行,而另一方面,合作方安远控股实际控制人涉嫌单位犯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双面夹击,滨江集团最终不得不退出深圳市场。

  这一战败,留给滨江集团的还有如何收回投入的11.6亿元这一难题。

  进军深圳遭遇“滑铁卢”

  1992年,滨江集团凭借旧城改造在杭州起家,随后在浙江站稳脚跟。走出大本营,滨江集团看上了深圳。

  2016年,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成立合资公司深圳滨安,共同开发深圳龙华区安丰工业区旧改项目。该项目由滨江集团操盘且并表,安远控股则负责根据深圳城市更新政策向有关部门申报,并核准项目公司为地块的唯一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其中滨江集团持股70%,安远控股持股30%。

  彼时滨江方面认为,这一合作有利于公司的品牌拓展,是公司向一线城市获取土地储备的有利探索,集团董事会全票通过了这一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土地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合作协议指出,其中以2.8万元/平方米楼面价作价,滨江集团将按70%股权比例承担土地款逾80亿元。

  2016年11月,滨江集团向安远控股合计提供11.6亿元的融资支持,该款项转为滨江集团应承担项目地价的一部分。

  反观当时的深圳市场,受工改政策放开影响,工改项目成为开发商眼中的香饽饽。2016年世联行统计指出,深圳未来8-10年将有3000万平的工业用地供应入市,滨江集团正欲赶上深圳这波工改大潮。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2017年深圳旧改出台新规,严格控制工改居和工改商。按照政府的规划要求,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合作开发的安丰工业区旧改项目中带有30%的商务公寓指标,由于无法更改土地用途,该项目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2018年3月,滨江集团发公告表示,安丰工业区旧改项目仍尚未办理完成前期项目审批手续。随后,滨江集团从该旧改项目退出。退出后,如何收回原本投入的11.6亿元成为难题。

  2018年4月,安远控股实控人陈族远因贿赂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安远控股失去履行合约的能力。

  2019年滨江集团年报指出,2016年11月滨江集团向安远控股借出的11.6亿元,因项目未能推进,至今仍未收回,因此2019年滨江集团计提坏账准备7.24亿元。

  回复问询函:坏账计提充分合理

  6月12日,滨江集团发布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报问询函回复的公告。

  深交所要求,滨江集团需说明向安远控股公司借出大额款项是否履行了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并结合借款条件、履约保障措施等事项说明上述借款决策是否足够审慎,结合拟合作项目的具体情况说明借款的合理性。

  对此,滨江集团回复称,该公司上述11.6亿元的借款行为,充分考虑了项目潜在价值、项目既有现状、合同履行情况、合作各方的权利义务等项目具体情况,旨在更有效地推动项目进展,所以公司认为该借款决策是审慎合理的。

  滨江集团称,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对安远控股公司11.60亿元债权根据谨慎性原则预计的可收回金额约为4.36亿元,公司根据预计的可回收金额与债权总额之间的差额计提了坏账准备约7.24亿元,坏账准备计提充分且金额合理。

  滨江集团进一步表示,目前,公司在执行阶段与安远控股公司等相关方沟通协调,重点争取项目城市更新项目的继续推进,力求实现债务重组;但鉴于项目工作停滞系安远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单位犯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故该公司前期未就该事项建立惩戒机制。

  知名地产分析师严跃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来房企进军深圳旧改本身潜在风险就比较高。深圳当地很多旧改项目的村集体没有完全退出,背后关系错综复杂,可能导致旧改成本较高。另外,类似滨江集团这种情况,外来房企进驻深圳,增加了不少不确定因素,现投入的资金不能全额收回,也会给公司带来较大的资金压力。

  上海同策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宏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整个旧改来讲,大湾区仍有比较好的机会,很多外来房企针对大湾区还专门成立了旧改团队。但在大湾区布局,要对市场环境、合作方等各方面非常熟悉后,才能做好这个事情。

  2017年,滨江集团再次拿下深圳旧改项目,花费4.85亿元收购深圳爱义房地产48%股权,拟共同开发大浪浪口村项目,项目计容建筑面积约29.4万平方米。根据2019年年报中公布的项目开发情况,深圳浪口厂房、深圳浪口屋村拟分别于2020年8月、12月开工建设。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次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合作导致的损失是否会对公司现金流造成影响,以及后续在深圳或者其他区域的布局情况等问题多次致电及发送邮件至滨江集团董秘办公室,但截至发稿,仍未收到回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思阳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